真爱!重庆情侣遭遇印尼7级强震:地震时他没松开我的手

来源: 封面新闻2018-08-08 14:47:22
  

8月5日晚,印尼龙目岛东北部发生里氏7级强震,后余震100余次。印尼抗灾署发言人苏托波

6日下午称地震已造成至少98人死亡、数百人受伤。这是8月6日在印度尼西亚龙目岛附近的特拉旺安岛拍摄的被地震摧毁的房屋。新华社发(梁芳芳摄)

北京时间8月6日晚9点,印尼龙目岛下起小雨,在龙目岛国际机场内,重庆小伙大刘从机场警察那儿拿了三个硬纸盒,拆开铺在地上,还不到一张单人床大小,却是他和女友小蓝今晚的床铺。

旁边的中国小姑娘看见了,眼睛一亮,绕过几位美国游客的睡袋,蹦蹦跳跳跑过来,语气歆羡,“哎呀,这个是哪里搞到的,我也去弄几个。”

似乎,在经历印尼龙目岛里氏7.0级地震后,对于不少游客而言,劫后余生的庆幸和感叹,足够忽视掉那些旅途戛然而止的遗憾,以及眼前留宿机场的条件简陋。

八月,正是龙目岛旅游的好时节,阳光沙滩,椰风树影正在让这座毗邻巴厘岛的小岛低调“走红”.

每天,都有世界各地的游客纷至沓来,他们在海边吸着椰汁吃着榴莲,晒晒太阳发发呆,人气让整个小岛都热闹起来。

地震停止了这一切,震后的龙目岛,变得安静。在市区沿途,家家大门紧闭,只剩下24小时的便利店依旧灯光明亮。相比之下,龙目岛国际机场分外热闹,从各个景区和酒店撤出来的游客,滞留于此,等待着离开的航班。

于是,震后的这个夜晚,龙目岛内的人们都在有条不紊中找到自己的节奏。

救援在继续,印尼国家灾害管理局的专家还在不断抵达;岛内居民守着自家已经关闭的宾馆酒店,扯张床垫就在楼下院子里卧地而眠;也有不想睡在机场的游客在岛内晃悠了三个多小时,最终还是因为找不到酒店讪讪而归。

终归,这是印尼龙目岛的震后一夜,也是难以入眠的一夜。撤离“恋爱半年,地震时他没松开我的手”一夜未眠,坐在喧闹的候机厅,重庆妹子小蓝不断在微信上向家人报平安,男友大刘守在旁边,琢磨着怎么让这个夜晚过得稍微更舒服点。

对于他们而言,原本要呆到11日的行程,因为地震,被缩短到8日离开。

“其实,我们没怎么被吓到。”在地震来临的瞬间,小蓝和大刘都想到曾经经历过的汶川大地震,尽管事隔十年,但是被摇晃倒地的落地灯,游泳池里荡漾起来的水,桌上瓶瓶罐罐被震到地上的瞬间,都让这对情侣在感到似曾相识的同时,冷静自救。

地震发生后,印尼一度发布海啸预警。小蓝和大刘还不知道这些,他们在跑出酒店后,看见酒店外整面墙都倾斜了,有树木倾倒在路边,和其他住客一起,他们跟着工作人员不得不往高处的山上爬,一直爬到山顶附近的草坪上。

有人在队伍中小声啜泣,而更多时候,这群国籍不同、肤色不同的游客,都在沉默中跋涉,一个眼神,相互会意,那是在彼此鼓励。夜逐渐深,让小蓝感动的,是酒店的工作人员拿来毛巾和被子,分发给游客,让他们铺在草坪上,将就一晚,“其实,大家都基本没有睡着,余震,不断的余震,说一点都不怕也不可能。”第二天,酒店派车将这群游客送到机场,这时候,撤离,几乎成为所有游客的头等大事。

在滞留的中国游客中,不少人是由国内城市飞往吉隆坡转机前往龙目岛,突发地震后,由龙目岛飞往吉隆坡的机票变得一票难求。“很多游客提前结束行程,导致由龙目岛直飞吉隆坡的机票价格暴涨。有廉价航空之前几百块的机票都涨到了一万多元。”

小蓝和大刘原本的机票不能改签,他们重新定了8月8日直飞吉隆坡的航班,尽管仓促结束的旅行,让小蓝没有看到心心念念的粉色沙滩,但相比之下,她觉得更庆幸的是,“恋爱半年,地震时他没松开我的手。”“从雅加达到龙目岛,我去寻找我的朋友”这个夜晚,有人因为想要离开而滞留在机场,但也有人,因为牵挂,而千里赶到。留着大大的络腮胡子,一位来自雅加达的男士,在去往龙目岛的飞机上,不断向同一航班的地震专家询问着震后情况,“从雅加达到龙目岛,我去寻找我的朋友,”言语中,他有着无法掩饰的焦虑。

逆行而来的,还有来自浙江宁波的华群岳,6日地震后,他在7日中午就从国内抵达雅加达,继而转机龙目岛,皆是因为单位有承包工程在此,这是他第一次到龙目岛,是为了亲眼确认同事的安全。

当然,去往龙目岛的队伍中,还是有不那么冷静的。尽管震后,中国驻登巴萨总领馆就提醒,在龙目岛的中国游客要随时关注官方发布的最新有关地震和海啸的提示,尽量远离印尼近海区域。

但背着双肩包,年轻的游客阿福仍按照自己规划的,在震后抵达龙目岛,不过,站在人声鼎沸的机场,他有点懵,“我知道地震,但是没想到这么严重,难道我就这样回去了?”

回去,似乎也并不简单。震后的机场在正常运转,但查询多个机票预定平台发现,8月6日当天由龙目岛飞往雅加达的机票已经售罄,8月7日飞往雅加达的航班仅剩最后四班,单程含税的直飞票价在840元左右,不过所剩票数不多,有的班次仅剩最后一张。

这样的夜晚,对于龙目岛国际机场,似乎太多不一样。

候机厅的每个角落,都睡着游客,有金发碧眼的露营爱好者拿出帐篷和睡袋,也有将各种花围巾长裙短衫铺在地上作床单的,在机场餐馆内,到了饭点一定会排起长队,每个电插孔旁边,一定会守着一堆人。

对此,机场加大警力维持秩序,面庞黝黑的当地警察扛来整箱整箱的水和饮料,分发给游客,那边,几位游客为争电插头起了争执,他们上前调停,一字一句缓慢说着英语,“calm down,please。”

留守“我们这里,没有一个客人受伤”难以入眠的,除了准备撤离的游客,还有留下的居民。

龙目岛当地时间8月7日凌晨12点,余震来了。房屋开始晃动。werdhi家庭旅馆的老板娘Ayu尖叫起来。她和两个孩子们睡在客房门前,用两张床垫拼成了一张床。自前晚地震后,他们一直这样睡在室外。

“quick!hurry up!”感觉到余震,Ayu从床垫上一翻而起,她边招呼孩子们跑,边一个房间一个房间挨着敲门。不到30秒,一行人跑出家庭旅馆,来到马路上。夜里的龙目岛有些凉,老板娘帮孩子们披上外套,用蹩脚的英文念叨着,“这次余震震级很大,但你们不用害怕,我会叫醒你们。”仿若被抽光力气,Ayu有些精疲力尽。红着眼眶,她被两个孩子架住肩膀。孩子们用手把母亲跑散的头发别回耳边,小声用印尼语安慰着母亲。

其实,在8月5日晚的地震发生前,这家装修得有印尼风味的民宿,生意特别火爆。两层高的房子,前面有院落,花开正盛的三角梅蹿出院墙。5个单间的平房外,摆了沙发,温馨又清爽。

由于在龙目岛马塔兰市区,它距离当地著名的圣吉吉海滩仅有20分钟车程,距粉红海滩40分钟车程。此前,老板娘每天都要为住店旅客烹饪早餐,并提供印尼当地午餐预定。在预定留言中,10分的满分,它得到8.5分。在79条评语中,“best place”、“amazing”、“perfect stay”等词语随处可见。

8月5日当天,这家民宿也被预定满了,均为欧美背包客。地震发生时,房屋剧烈晃动,厨房的天花板开始掉灰,Ayu尖叫着跑出厨房,招呼客人逃离屋檐。随后,又再次返回民宿,看看房间里是否还有旅客。

Ayu虽然从小在龙目岛长大,但还是被这次地震吓到了。“幸运的是,我们这里,没有一个客人受伤。”Ayu打算,等地震过后,让民宿会暂停营业一段时间,“房屋仍需加固,很多墙面的裂痕都要修补”。

封面新闻特派记者 杜江茜 殷航 印度尼西亚龙目岛报道综合环球网 环球时报等编辑 谢丽娟 实习编辑 邱天

责任编辑:sdnew003
我要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遵守《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您在鲁商网发表的言论,我们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相关新闻

版权与免责声明:

1 本网注明“来源:×××”(非商业周刊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 在本网的新闻页面或BBS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文责自负。

3 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同本网联系。